源自美国44年早教品牌

金宝贝洛阳西工区王府井中心:孩子被欺负要不要教他打回去?无论哪个选择都没那么简单

发布时间:2019-02-10 金宝贝西工区王府井早教中心
同伴冲突是爸爸妈妈经常会问到的话题。在接触了很多同伴冲突的案例之后,我们发现“被欺负”像一个魔咒,让一些孩子经常处在这种困境里。

 

有位妈妈一上来就和我说:“我儿子是属于比较内向的孩子,很老实,在托班很容易被出挑的小朋友埋没掉,在学校受欺负就憋着。我从他回来告诉我的过程里,隐隐约约感受到他的自卑心情。”

 

还没有开始说具体的事情,妈妈这一大段铺垫,就向我传递了很多信息

 

——我的儿子很脆弱,内向老实,被伤害了不知道怎么反击。(一些负面固有认知)

 

——我很着急,心疼。


 

那孩子遭遇了什么事情呢?

 

妈妈继续:“我儿子说,今天一位挺要好的小朋友,把颜料甩在了他脸上,也没有说对不起。我就说,没关系你不要太在乎这一点,有可能他没有看到你。然后我儿子说,不是的,他是面对面,看着我,正对正甩过来的。”



 

妈妈听到儿子的诉说,本能反应是“小事化了”,假设了对方不是故意的,但当孩子说面对面看到我的时候甩的,妈妈开始重视了。

 

通常,我们可以用一些开放式提问,来“还原现场”,比如:“他是不小心的吗?你们当时在画画?当时他说了什么吗?之前你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他不高兴了吗?”

 

可能一两句,既了解了一点事实,又让孩子感受到被关切;而不是直接说没关系,孩子本来要说的话就一下子被堵住了。

 

一个内心常有委屈的孩子处理不好人际关系。及时给予适当关切,就是最大的安抚,然后根据严重程度走下一步。


 

妈妈说,我当时一听对方很可能是故意的,我就告诉儿子:“你可以声音大一点说:某某某,你甩到我了,要求他道歉,如果他没理会,你就告诉老师。因为如果你第一次退缩,别人会得寸进尺。总之要让他意识到这件事情,你是伤害到我了!”


 

我肯定了妈妈的第一个做法:大声表达立场,描述事实,对方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表达不满和生气。

 

可以要求对方道歉,但如果对方不道歉呢?

 

很多大人和孩子都卡在这里,如果对方不道歉,甚至毫不在意继续高高在上欺负我,那我们肯定会更愤怒,但仿佛又拿对方没辙,我们就会让孩子去告诉老师。或者有些父母会让孩子打回去,以牙还牙。




 

那么老生常谈的话题来了:
要不要教孩子打回去?

 

我猜,一直在纠结这个问题的父母,一定不是“会教还手“的父母,否则,就不会问这个问题了。

 

会问这个问题的父母,也许内心时常有冲突:

 

 

到底我们要如何应对“被伤害”?

 

当我们尝试回答这个问题时,终极答案也许是:



 

不向“受害者”身份认同,
而去找到更舒适的“心理社交地位”。


 

不向“受害者身份”认同,而去找到更舒适的“心理社交地位”。

 

什么是“受害者身份”?就是无论你是否还手,你都觉得自己“无法拒绝伤害”。

 

觉得自己处在且总是处在“被伤害“的地位,唯一能让你“免于伤害”的办法就是对方不再伤害你。

 

所以,“受害者”的情绪遥控器,是放在别人手里的,除非你们不再对我“施害”,我才能好。

 

对于“我是否受伤害、受了多大伤害、什么时候能好”这件事,完全是由你们决定的,我个人没有评估伤害、否定伤害、拒绝伤害的能力。

 

因为,和你们相比,我太弱小了,我的反抗太弱小了,他们都不听我的,不跟我道歉,我告诉老师,老师有时帮我,有时连我一起训,更何况,他们还是不道歉,或者不由衷道歉,还会欺负我,我总要求他们改变对我的态度和方式,但他们却总不改。好生气!好委屈!

 

那什么是“心理社交地位”?它不是一种现实地位,“你是班长我就怕你那种“,而是一种“心理上的地位”,总能站在“主动方“寻求权利,能够拒绝和放弃“不尊重自己的人”。

 

不容易被欺负的儿童,感到愤怒就大声反击,但很快恢复平静,不会觉得耿耿于怀,甚至自己是受害者,因为已经用某种力量反击过了;

 

感到对方打不过,恐惧时,也不会愣头青还击,自然是哭泣躲远一点,但内心是可以占在主导地位的,就是:“是你不对,我不跟你玩!”而不是“你好恐怖,我太弱小,只能我逃跑。”

 

——是拒绝、放弃别人?还是委屈、逃跑?决定了一个孩子的心理社交地位。
 
 
 

 

以下是给到父母的一些具体建议:

 

1. 当孩子告诉我们类似“被欺负”的事情时,第一时间保持好奇,问开放式问题,尽可能“还原现场”,尽量搞清楚来龙去脉之后,再评估事件的性质和严重程度。

 

避免直接说:没关系,别放在心上。只有委屈感受被父母看见,孩子才能感觉好起来。

 

2. 避免夸大孩子“受伤体验”,更要避免使用“你被伤害了”“你被欺负了”“他伤害了你”“他故意欺负你”,这样带有明显指向性的词。

 

转换成描述情景和情绪的共情短句:“你当时很不高兴”、“你没想到他会那样,有点突然,有点疼”、“他没有说道歉,你感觉他是故意的”、“你要求他道歉,他却做了鬼脸,你很生气“等。

 

可以向孩子解释:如果这个小朋友经常这样做,一定是他内心经常不高兴,他控制不住要这样对别人,不是针对你,如果你不上钩,他可能就去惹别人了,就像钓鱼一样。

 

3. 常规的引导是:

 

1)        大声表达自己的立场——“你甩到我了!很疼!请你跟我道歉。”

 

2)        如果对方不主动道歉,且还这样,我们就要加大气势预告自己会反击——“你已经第二次弄到我了,如果有第三次,我会还手的!还会告诉老师!“

 

3)        如果对方还是不道歉,甚至变本加厉,我们就可以告诉孩子,“这时候,如果你太生气了想还击,哪怕这时候你动手了,妈妈也不会怪你。如果你不想还击,或者你有点怕,你觉得你打不过他,你不还手,妈妈也不会怪你,你可以去告诉老师,或者可以选择“离他远一点”,不跟他玩;默默地离远一点,或者表达你的拒绝。“

 

4)        是否还手,由孩子自己决定。因为我们充分相信孩子知道“动手是不好的行为“,我们的责任当然是:引导孩子用语言沟通,但再三沟通无用的时候、必要的时候,允许孩子作为一个孩子的本能的还手冲动。

 

因为,孩子毕竟是孩子,控制自己的言行固然是教育的方向,但孩子的世界,不能因为“气急了还手“,就被上纲上线;

 

否则,孩子就会过早成为一个克制的小大人,更可怕的是他用“只能动口,绝不动手”去要求别的孩子,那势必会和“只喜欢动手”的孩子杠上。

 

这种“欺负与被欺负”的互动模式,才是我们要警惕的“被欺负”的根源。
 
 
4. 可以要求对方道歉,但不强求,因为要求道歉是我的事,道不道歉是你的事。

 

我可以决定的是大声反击,要求你道歉,如果你不道歉,我就知道,是你不对,我改变不了你,我可以改变我自己的态度,就是离远一点,表达“拒绝和放弃”,建立让自己舒适的“心理社交地位”。

 

5. 告诉老师,这件事,可以做,至少表达一定程度的震慑力。

 

但不是任何事都要告诉老师的,否则会被贴上“喜欢告状”的标签,也无形中给孩子传递了“你帮不了你自己“的观念。

 

父母要做的是,告诉孩子:自己先用上面的办法保护自己,再根据“疼痛和受伤部位“的严重程度决定,是否告诉老师。

 

比如,如果是非常疼、疼到想流眼泪了、出血、肿了、挪动不了,或者撞到头、眼睛、肚子等,就必须告诉老师;

 

如果只是一点疼、碰了一下肩膀、撞到你但你很快能爬起来等,这样的就可以自己处理。
 
 

 

在冲突的当下,每个孩子都会根据自己的个性、对方是谁,有本能的反应,我们要做的是根据孩子当下的反应,优化他的处理方式。

 

柔弱一点的,心理上给点力量;强悍一点的,行为上明确界限,言语上加强引导。

 

比如,一开始提到的这位妈妈告诉我,他的儿子当时选择默认了,因为上次也被这个孩子抢了粘纸,也没有还手,也没有告诉老师。

 

于是,妈妈就用了上面建立“心理社交地位“的方法,帮助孩子选择了“更自由更自主”的方式,向外界传达:

 

我不是受害者,我没有那么容易受到伤害,因为我可以选择接受什么,拒绝什么,我有能力选择。

 

希望我们的孩子都被大人尊重对待,
只有“没被大人欺负过的孩子“,
才不会被孩子欺负;
只有“没被大人欺负过的孩子”,
才不会去欺负别的孩子。



 

多元体验课程尽在金宝贝国际早教!




 

您身边的金宝贝中心

 

西工校区    Tel:63122000
地址:纱厂南路凯瑞君临北楼3层
涧西校区   Tel:61112866
地址:南昌路王府井购物中心3层
洛龙校区    Tel:60188988
地址:开元大道正大国际广场3层
扫描识别下方二维码

孩子被欺负,要不要教他打回去?无论哪个选择,都没那么简单。

 {关注我们,获取更多精彩~}
 

欢迎来金宝贝,一起探索内在小宇宙!
孩子被欺负,要不要教他打回去?无论哪个选择,都没那么简单。
图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