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自美国44年早教品牌

iPad,让我欢喜让我忧

发布时间:2015-03-31 专家有约

金宝贝早教育儿

 

Gymbo发现,好多孩子玩电子产品比大人还“溜”,其中,就少不了手机和ipad,一只小小的ipad,似乎变身成了他们的“玩伴”。

有调查称,玩ipad、iphone对孩子视力屈光度(指近视、远视或者散光的度数)和疲劳程度的影响,响远远大于电视、投影。打个粗略的比方,看10分钟ipad,就相当于看了30分钟电视。Peggy给自己的孩子制定了一些使用ipad的规则,因为她知道,这并不仅仅保护了孩子的视力,其中,还有着更深远的意义……

厨房钟响了,慌忙中丁丁把ipad的封面合上,严肃地看着我:“为什么时间这么短?”“5分钟就是这么长的,”我很平静地回答他。“不要!我不要5分钟!”丁丁大叫,哭起来。我在他身边蹲下,柔和地,我说:“宝贝,5分钟是我们约定好的呀。”“我——不要!”丁丁生气地大叫,同时把手中的ipad重重的摔在地上,顿了几秒,他伤心地大哭起来。ipad因为被一个挺厚的橡胶护套裹着,并无大碍。我轻轻地把它拿起来,放回我的包里。然后,我从书架里拿出一张白色的A4纸,用水彩笔在纸上画了三个方格,接着贴到门上。房间里只有丁丁的哭声,我的心揪在喉咙口,不知道这场恶战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发展下去……

ipad是苹果公司在2010年大概5月的时候发布的新产品。那时,我正在美国出差,同行的同事回程时,几乎人手一台,而我却没有买。我非但自己不买,也明确告诉Raymond,希望他也别买。虽然那时ipad还没有显现出日后变成儿童玩具的趋势,但直觉中,我已经视它为育儿中,比电视更可怕的“洪水猛兽”。

我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关于电视对儿童的影响,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的琳达•帕加尼和美国鲍灵格林大学以及密歇根大学的同事,曾经做过专门的研究,涉及1300多名1997年或1998年出生于加拿大魁北克的儿童。他们发现:看电视是一种消极的智力活动,也是一种消极的体力活动。生命早期,大脑正处于快速发育阶段,生活方式和兴趣爱好逐渐养成,这一时期看电视具有非常消极的长期影响。如果一个2岁的孩子,每天看电视的时间超过1.2小时,那么在他十岁的时候,数学能力低6%,体育活动时间减少13%,垃圾食品摄入量增加9%,学业、社交和健康状况都受到影响。说的更直白一些,看电视会让孩子变笨,变懒。而电子游戏在这方面的功效,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另外就在最近,《成都商报》刊登了一篇文章,介绍3位眼科医生通过实验发现,玩ipad、iphone对孩子视力屈光度(指近视、远视或者散光的度数)和疲劳程度的影响,响远远大于电视、投影。打个粗略的比方,看10分钟ipad,就相当于看了30分钟电视。

在金宝贝工作多年的我,一直信奉自己才是孩子们最好玩具、玩伴、老师,所以我一直严格管理着孩子们看电视的时间,并坚持不让ipad进门,直到前年的圣诞节,一台ipad mini被装在一个漂亮的盒子里并系着缎带出现在我的面前。与它近距离接触,我才发现,ipad原来那么有魅力,那些专么为儿童学习设计的Apps更是出彩。我发现,它是一件我拒绝不了也不应该拒绝的好东西,它从很多方面确实有效地提升了孩子对学习的兴趣,也提高了学习的效率。

问题的关键在与,我们该怎么用好它。于是,我制定了一些使用ipad的规则:

1.每天在ipad和电视中,只能二选一

2.每次使用前需要和父母约定时间,最长不超过10分钟(厨房钟计时)

3.每天使用ipad最多一次

这才有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事实上它发生在1年多前,我第一次执行规则的那次。那时的丁丁对5-10分钟的长短还没有太多概念,他觉得5是很大的数字了,却又玩不过瘾,大发脾气。在他哭闹的那一刻,我发现ipad的另一个好处——训练自制力,让我真正地喜欢上它。斯坦福大学WalterMischel博士从1966年到1970年代早期,通过对幼儿的棉花糖实验进行了一系列有关自制力的心理学经典实验,并在后续的研究中发现,在实验中表现出更强自制力的孩子们长大之后,也更有成就。现在的孩子们不会再像当年那样对棉花糖趋之若鹜了,但他们如果能在ipad的诱惑下,管理好自己的行为,我相信那是了不起的。

丁丁的哭声渐渐平缓了。我再次蹲到他的身边,搂着他,感觉他的身体也慢慢放松下来。“妈妈对不起,”还是丁丁先开了口:“ipad摔坏了吗?”“没有,”我尽可能平静而温柔地说:“不过,因为你刚才摔ipad的行为,你在接下来的三天里都不能用它,”我边说边指了指贴在门上的纸。丁丁抬头看了看,猛地倒吸一口气,似乎又想哭。我立刻搂他在怀里:“妈妈陪着你,我知道你可以做到。”

图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