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自美国44年早教品牌

孩子最不可爱的时候 其实最需要爱

发布时间:2015-01-26 专家有约

遇到孩子哭闹,甚至不讲理的时候,总是显得不那么可爱。这时,你会怎么做?不理不睬?分散注意力?还是……

当咳嗽还没有“好透”的闻闻哭闹着要吃糖,Peggy也处于给或不给的矛盾和挣扎中。当孩子看起来“最不值得爱”的时候,她是怎么做的呢?

“我要吃糖,我现在就要吃糖,呜~,吃糖”闻闻在我的怀里哭,手里还攥着那颗糖,但她的身体已经放松下来,感觉越来越柔软,我也随之渐渐平静下来……
晚餐后,她拿着一颗话梅糖,走到我面前:“妈妈,我可以吃吗?”我低头看看她,再看看她的糖果袋,空空的,里面的糖,有十几颗的样子,已经被她全部拿出来,并一颗挨一颗地排成一排,非常整齐。“你觉得呢?”我没有回答。她瞪大了眼睛望着我,略带几分无辜:“我的咳嗽已经好了。”“恩,确实好很多了,但是还没有好透呢。”我回答。“那什么时候会好透?”闻闻看着我,眼中充满了期待。这是一个不容易回答的问题,我开始感觉有点紧张:我不确定她的咳嗽什么时候能好,也许她已经好了,今天她确实没有怎么咳了。什么时候呢?这似乎是个决定,一旦出口……“星期五吧,”我说:“我想还需要巩固两天,星期五你会好的。”不怎么负责的,我决定了:星期五开始,闻闻可以吃糖。

“我不要,不要星期五!我现在就要吃糖!”小姑娘太不喜欢这个决定了,她大哭起来。那哭声瞬间让我不安起来:“过来妈妈抱抱吧?你有些失望对吗?”“不要!”闻闻推开我,“不要,糖是我的!”她似乎在告诉我,糖是她的,我无权过问。确实,这些糖是万圣节那天她自己讨来的,是属于她的。可在那之前她就在咳嗽,所以一直不能吃,到今天已经坚持了五天。这几天,她经常把全部的糖果从包里拿出来,排成一排,再一颗一颗地放回去。她还一遍又一遍地跟我们讲那天她去同学家要糖的经过,还会跟自己强调“我现在不能吃糖,因为我咳嗽了”。我知道她在学习自我控制,我知道那不容易。我心里特别不好受,当她推开我。她坐在地上,手里紧紧攥着那颗糖,一边哭还一边甩着手,打到地板的时候会有些疼吧;急促的呼吸让她又咳起来,我能听到她喉咙中的痰;她的脸颊、下巴,甚至脖子里都是眼泪。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哭……

“如果现在答应她吃呢,会不会让她好受些?”我心里闪过这样的念头。她现在的样子,真的太不可爱了,她会这样哭多久?我接下去该怎么办?

她的哭声终于弱了一些,看着我,她说:“我想抱抱。”我立刻拿了张纸巾,一边把她搂在怀里,一边擦了擦她的眼泪。她把头靠在我的肩上,开始了又一轮伤心的哭声:“我现在就要吃糖,呜,现在吃。”抱着她,我没有说话,感受着她哭泣时的呼吸,急促的,热热的……

闻闻还在重复着那句话,“我要吃糖,现在就要吃糖”,哭声却越来越弱,呼吸也越来越平缓。我抱起她,拿了条毛巾,简单给她擦了几下,说:“你很想今天吃糖,对吗?但因为咳嗽,你一直坚持不吃,其实很不容易的。”“我们再坚持两天,周五蔬菜派对以后,我们就可以吃糖了,每天只能吃一颗”哥哥丁丁过来补充到。闻闻把那颗在她手里攥了很久的糖放在我手里,没有说话,和哥哥一起去玩了。

拿着糖,温温的,我突然想起来:她自己会剥糖纸,她想吃糖其实可以不问我。

不多指责,无需评价,她需要我做的,是给她力量……

“当你的孩子看起来最不值得爱的时候,正是他最需要爱的时候。 ”我不记得是谁最先说过这句话,这绝对是真理。

图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